top of page
搜尋

读书| 黄春明《儿子的大玩偶》插叙手法


1.引入

  • 生气了会打老婆、看到风尘女子会心头一动,这样的男性…元芳你怎么看?

  • 元芳那个年代的人大概会觉得这很正常吧。可是生活在当代社会的我们,大概会给他贴上个又黄又暴力的渣男标签吧。

  • 台湾作家黄春明却塑造了这样一个出身贫寒、不识字、靠穿玩偶装在街头发传单的人的台湾小老百姓——坤树。有着柔软的内心,在养家的负担和对儿子的爱之中,挣扎地做着最枯燥低薪的工,遭受着来自家人和社会三教九流的歧视,苦中求存。温情脉脉,冷暖自知。

  • 作品有两条线索,一是以时间顺序为线索的现实,二是以主人公视角对过往事情的回忆。插叙手法配合意识流,是作者描写人物心境、呈现人物形象的重要手法。

  • 这个视频里,我们就先说说插叙手法。



2.主体:插叙

  • 围绕着坤树的工作,作者用了整部作品的三分之一篇幅插敘他生活的不如意。一方面是大伯的歧视,另一方面是家庭的纠纷。

    • 作者先以坤树视角写大伯的语言:“还有什么可说的!难道没有别的活儿干啦?我就不相信,敢做牛还怕没有犁拖?” 一个感叹和两个反问句刻画出借大伯的语言展现了当时人对“广告的”一类人的歧视。“广告的”在当时台湾社会的商业营销行业中地位最低,毫无技术含量、最辛苦、赚得最少。不仅如此,作者更写了大伯对坤树的胁迫:“你不听话到时候不要说这一个大伯仔反脸不认人!” 这句语言描写,描绘出大伯出于对坤树的感情,因恨铁不成钢而逼迫他换工作。作者也透过坤树回忆二人的对话,展现出大伯无法理解坤树找工作的艰难,更不愿意出钱帮忙,只是一味地逼迫。关于大伯的插叙,烘托出坤树作为小人物生存处境的艰辛困苦,不仅养家维生艰难,更是因职业性质被身边人贴上了“无能”的标签。

    • 另外,作者也透过插叙回忆的方式写了他与妻子阿珠的家庭纠纷。作者描写神态动作是突出了他在纠纷中的恼羞成怒:“嘶着喉咙叫”“把拳头握得很紧,然后猛力的往桌子捶”,然而描写语言时却是渗透了一丝犹豫:“不要说了!”“住嘴!我!我打人啦啊!”,刻画出了一个在盛怒之中却不想伤害妻子的男子。随后的情节中,作者抽丝剥茧,一步步向读者解释了纠纷的原因,即在妻子在生活压力之下讲出口的真相刺激了坤树。以插叙方式引出家庭纠纷,随后又进一步揭示原因,再回到现实的主线上,一场夫妻之间的危机以“午间茶”化解,令人在感慨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同时,也感受到夫妻之间的温情和默契。


3.全球性问题

  • 文化、认同和社区:贫穷对家庭关系的影响

  • 信念/信仰,价值观和教育:在苦境中生存的情感寄托


57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文章: Blog2_Post
bottom of page